<tbody id='7ta3h6kn'></tbody>

    <small id='mb2nkadr'></small><noframes id='wadkpx30'>

  • 最新金鲨银鲨

    金鲨银鲨真钱-過年立四麻將又火了

    2020-08-23 15:04

    過年立四麻將又火了

    立四麻將作為太原傳統娛樂文化,每逢過年過節,都是備受歡迎。

    立四麻將的趣味性、娛樂性都遠超于山西其他地區的麻將。

    過年了,對于我們全家來說最開心的事情莫過于一家人圍在方桌前大戰立四麻將。

    每年初一吃過中午飯,母親總是三下五除二地收拾好桌子,把包裹著麻將的毛毯往桌上一攤,嘩的一聲便吸引來二嬸和爺爺。

    加上我,四個人,正好一桌牌。

    初二回姥爺家,碰上人多的時候一桌根本不夠,兩桌甚至三桌同時開攤,老的少的,不亦樂乎。

    麻將是國粹,是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娛樂工具。

    要是論資排輩,麻將可算是桌游界的老前輩了。

    易中天先生在《閑話中國人》里面專門拿出一章來點評麻將,足見它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盡管只有百十張牌,可是老祖宗卻把麻將玩出了許多花樣。

    我們太原立四麻將便是其中之一。

    第一手摸到的四張牌不能隨便使用,除非是碰、聽,這無疑增加了玩法的難度。

    君不見,牌桌上我們四個人瞻前顧后,想方設法地要把這四個老大難解決掉。

    家里人打麻將不在乎輸贏,每輪的賭注也不大,無非是討個彩頭、玩個高興。

    倘若長輩贏了,多半也會贈與小輩,權當是在壓歲整錢上再給點壓歲零錢。

    家里人打牌也不計較牌技高低,爺爺年紀大了,多等一會也無妨,正好趁著空擋再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牌。

    我們四位也都是過年才摸摸麻將,平常基本不碰。

    因此誰也沒比誰技術好,說穿了是半斤對八兩。

    可你別說,四個生瓜湊在一起也別有興致。

    如今,總有人抱怨年味淡了,好像過年變得沒什么意思。

    聽聽父母講講,他們小時候一年也就吃一回豐盛的大菜,一年也就做一件像樣點的新衣服,自然大家都是盼著過年的。

    如今,吃好的,穿好的早已不是什么新鮮玩意,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能吃好穿好。

    可有一樣,從未改變,人們希望利用過年的契機與家人團聚。

    小小的麻將便成了團聚之后的一大活動。

    牌桌上,不必擔心沒有聊天的話題,因為手里的牌本身就是話題,爺爺打個三萬,我截下一碰,湊成搭子。

    你瞧,這些本身都是談資。

    那我們四個打麻將,剩下的親戚都干嘛去了?他們也基本上閑不下來。

    雖說這正式選手是在場場上四位,可實際上全家總動員。

    不會玩的妹妹做在旁邊,饒有興致地邊看邊學;水平高于我們的父親和二叔則在一旁觀戰,偶爾也參謀一下,幫著打牌。

    家里人玩牌沒那么多規矩,這些幫手經常是幫完上家看下家,看完下家跑對面。

    一輪下來,這些局外人倒是比我們這些選手還忙。

    一下午,快則五輪,慢則三輪。

    外面天色已暗,晚飯早已做好,就等著上桌。

    可是我們四個才不舍得交出陣地网络棋牌为什么这么坑,硬是要再多打一個回合。

    歡笑聲,聊天聲還有那胡牌后將麻將推倒時嘩的聲音交織在一起——這便是年了

    天天棋牌为什么输 永城棋牌 金鲨银鲨真钱 漳州棋牌下载 都是

      <tbody id='p4wyfoiw'></tbody>

    <small id='wh9cnv5j'></small><noframes id='a8n8u65o'>

    <small id='9hkrr8ho'></small><noframes id='sr0253xf'>

      <tbody id='y4r5fqky'></tbody>